【 各色助眠产品层出不穷,真能让人睡好吗? 】

失眠产生率高企,众多失眠人群尝试助眠产品,催生出庞大的“睡眠经济”。面对日益增长的睡眠市场,行业巨头加速入局,创业者纷至沓来……各色助眠产品层出不穷,但真实功能仍受到质疑。

喷上助眠喷雾、点上香薰蜡烛、吃一颗褪黑素软糖、带好蒸汽眼罩……这是25岁的张鸣苑每天睡觉前必经的“四部曲”。

中国睡眠研讨会颁布的调查成果显示,中国成年人失眠产生率高达38.2%,意味着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。其中,越来越多的人像张鸣苑一样,开端尝试各种助眠产品,从而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“睡眠经济”。从枕头床品到眼罩耳塞,从药物帮助到电子助眠,睡眠产品的边界敏捷拓展,并不断迈向“高端”。

为了睡个好觉,消费者愿意花多少钱?这个被失眠者唤醒的产业能否带来健康睡眠?各类助眠产品是否真实有效?近日,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、调查。

谁在为睡眠买单?

张鸣苑在北京国贸的一家公司工作,通常情形下,下班回到通州的家中已是晚上8点。

停止一天的工作以及完成2个小时的通勤,张鸣苑虽然很累,但总感到只有晚上这几个小时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,须要好好把握。“吃饭、玩手机、追剧……感觉有好多事情要做。”每天躺上床后,张鸣苑至少须要一两个小时能力入睡。

依据中国睡眠研讨会颁布的调查成果,在失眠人群中,以90后、95后、00后为代表的年青人睡眠问题最为突出。69.3%的年青人表现23点之后才会睡觉,34.8%的年青人入睡时光很长,半小时之内很难入睡。

这些睡不着的年青人,正是睡眠产品消费的生力军。京东大数据研讨院宣布的《2019-2020线上睡眠消费报告》显示,从消费数据上看,“95后”用户睡眠消费成交额增长最高,他们更多是出于进步工作和生涯状况的需求进行睡眠消费。天猫数据显示,去年“双11”期间,购置进口助眠类商品的人数同比增长174%。其中,00后增长达434%。

张鸣苑算了一笔账,她每年购置助眠产品要破费3000多元。“褪黑素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后果了,有时吃两颗也睡不着。”

张鸣苑所说的褪黑素是不少失眠者常用品。记者了解到,当下,助眠的概念早已突破了以往床品限制,除了褪黑素,蒸汽眼罩、助眠乳胶枕、睡觉专用耳塞、助眠喷雾等助眠产品也受到市场认可。在一些电商平台上,上述助眠产品十分热销,一些产品在预售阶段就能吸引数万人下单。

睡眠市场催生“黑科技”

面对日益增长的睡眠市场,创业者纷至沓来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目前市场上带有“睡眠”“智能睡眠产品”“睡眠助手”这3个标签的企业共有200余家,其中,超过一半都成立于2015年之后。

与此同时,国内外不少大企业也纷纭加码睡眠市场:诺基亚发布收购法国健康装备厂商Withings;苹果收购芬兰睡眠监测厂商Beddit;蒙牛、旺旺、娃哈哈、可口可乐等企业则纷纭推出助眠饮品……睡眠的生意越做越大。

有数据显示,今年,我国睡眠经济的市场规模将超过4000亿元,预计2030年将突破万亿元。

睡眠市场规模敏捷扩展,产品更是五花八门。各类睡眠保健品、智能硬件和睡眠服务层出不穷。近来,市场上又衍生出一些睡眠科技产品,如助眠机器人、助眠仪、助眠灯等新产品。

“小孩子睡不着可以有玩具,但成年人却没有很好的产品帮助睡眠,助眠机器人能满足成年人新颖感和灵魂的缺失感,辅助成年人很快平稳地睡下来。”在国内首先宣布人工智能睡眠机器人的众德智能创始人贾相晟看来,睡眠机器人是成年人的“摇篮”。

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,睡眠产品的科技味道越来越浓,价钱也越来越高。以市面上常见的助眠仪为例,价钱已从100元出头至数千元乃至万元。但昂扬的价钱并未阻挡消费者的脚步,不少睡眠产品在各平台上的销量都已破万。

睡眠产品能让人睡好吗?

然而,各种助眠产品真的有效吗?不少人存在着疑问。

去年以来,国内多家饮料品牌陆续发售“助眠饮料”,以社交新零售方法进行推广销售。但据一些喝过助眠饮料的消费者反应,没有感觉出有多大的后果,该睡不着还是睡不着。

在助眠仪领域,一款曾颇受好评的进口助眠仪也引发了消费者的质疑。依据商家宣扬,该产品使用经颅微电流刺激疗法,可以改善失眠、焦虑、抑郁。但一些消费者实际体验后表现:未发明其对入睡有什么辅助。

对此,北京高新医院研讨睡眠领域的主任医生徐杰表现,市场上的一些助眠产品,如睡眠仪、睡眠喷雾、睡眠眼罩等都没有足够的临床研讨证据,亦不能作为常规的帮助治疗失眠的方式。

在药物方面,记者了解到,目前临床治疗失眠的药物重要包含苯二氮卓类药物、褪黑素和具有催眠后果的抗抑郁药物。

徐杰提示,失眠的原因庞杂,包含原发性的失眠和继发性的失眠,呈现失眠的问题可以选择就医。